从人们开始用上互联网并感叹“一根网线连通全球”,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各类平台“跑马圈地”高筑垄断壁垒,发展至今,在互联网企业红红火火的同时,互联网的健康生态却早已支离破碎。今年4月13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会同中央网信办、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召开平台企业行政指导会,强调应“严防网络平台企业实施系统封闭行为,确保生态开放共享”。8月17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布《禁止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规定(征求意见稿)》,明确要求经营者不得利用技术手段,通过影响用户选择、限流、屏蔽、商品下架等方式,减少其他经营者之间的交易机会。这些行动和政策无不表明,互联网必须恢复其互联互通的“原始风貌”。

无正当理由限制网址链接的识别、解析、正常访问,不仅影响了用户体验,更损害了用户的切实权益,严重扰乱市场秩序。9月13日,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长赵志国表示,互联互通是互联网行业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选择,让用户畅通安全地使用互联网也是互联网行业努力的方向。广大互联网企业应主动按照整改的有关要求,务实解决即时通信、网址屏蔽连接等不同类型的问题,还互联网世界一个互联互通的健康环境。

破除互联网“围墙花园”是大势所趋,更是民心所向

近期,对于互联网屏蔽外链问题的整治,国家主管部门越来越重视。工信部从今年7月起启动了为期半年的互联网行业专项整治行动,屏蔽外链是此次重点整治的问题之一。

何为屏蔽外链?其本质就是借助自身垄断性的流量优势,有效抵御和限制竞争,并且通过选择性导流实现商业利益最大化。这一现象在业界有个很形象的术语,叫“围墙花园”。屏蔽外链,增加外链的技术门槛,其初衷就是竞争。

观察“围墙花园”现象这十多年来的缘起、发展与演进,一方面与垄断程度正相关,另一方面与竞争压力正相关。在互联网出现垄断之前,也就是BAT真正确立垄断地位之前的十多年里,中国互联网产业基本处于自由竞争阶段。这一时期,“围墙花园”缺乏生存的土壤,所以表现并不明显。随着BAT陆续确立垄断地位,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巨头之间相互融入,横向扩张,彼此间的竞争压力剧增。“围墙花园”逐渐成为极为重要的战略工具。

最近十年,屏蔽外链等“围墙花园”战术“水涨船高”,手段则“日新月异”。互联网行业存在的所谓阵营、站队等,核心都是基于“围墙花园”的导流能力。可以说,没有垄断地位,就不具备部署“围墙花园”的基础;没有消除竞争压力的需要,就没有部署“围墙花园”的动力。回望十年,“围墙花园”的基础和动能都处于不断上升的态势。

然而,互联互通本来就是互联网的生命线,是互联网的基本规范和要求。作为数字时代最关键基础设施的互联网,本质上必须将公共性和社会性置于重要位置。但是,因为行业缺乏有效自律,缺乏政府和法律的有效监管,“围墙花园”现象泛滥,获益的是个别企业,损害的却是互联网互联互通的整体利益。无论是市场竞争环境、产业创业创新活力,还是广大网民的便利性和选择权,都成为“围墙花园”的牺牲者。

拆除“围墙花园”是一种必然趋势,但这项工作最大的难点是利益,对此,没有互联网巨头是有内生动力的。互联网巨头考量的往往是自身利益的得失,而不是整个产业的利害关系。因此,它们一定会以各种方式阻挠、延缓拆除“围墙花园”或者掩饰各种“围墙花园”的存在,这正是专项行为的难点所在。我们注意到,一些以安全、营销等理由为“围墙花园”辩护的声音此起彼伏,这是“围墙花园”利益集团的正常反应。所以,要想让这项工作真正取得全面胜利,需要魄力,更需要智慧。

涉及拆除“围墙花园”引发的所谓网络安全、垃圾信息泛滥以及营销泛滥等担忧,其实站不住脚。因为保障网络安全等能力是作为一个大型平台的“基本功”,也是平台履行主体责任的“分内事”。有“围墙花园”时平台企业在做,没有“围墙花园”时同样也得做。或许工作量有所不同,但并没有增加技术难度和工作难度。

中国互联网的“围墙花园”现象,是一项多年积累、不断加筑工事的“工程”,涉及很多技术层面和业务层面的操作。如涉及网页层面更涉及APP层面,涉及明面上的信息内容更涉及深层次的数据信息等。这需要深入、明晰技术层面的操作,也需要确定规则。互联网领域很多规范之前都是基于产业自律,作为“默认”选项而习以为常,往往缺乏明文规范的细化。缺乏竞争制约的垄断巨头,出于自身商业利益最大化的需要,不断突破这些不设防的防线,“法无禁止即可为”,将自身的商业逻辑凌驾于整个互联网行业的默认规范之上,然后日积月累,竞相效仿,而主管部门因缺乏明确法规也未能及时加以有效规制。广大用户虽然深受其害,却也无能为力,最终“温水煮青蛙”,逐渐习惯“围墙花园”现象的存在。

因此,工信部这次专项整治行动,意义重大而深远,意味着对互联网巨头垄断行为的处置进入“深水区”。针对“围墙花园”系统性地整治,虽然不像重罚平台企业“二选一”行为那样一时引起轰动,但这是中国互联网产业竞争环境的一次重大改善,改变的将是整个竞争面貌。

“围墙花园”现象的本质,是为了私有利益而牺牲公共利益。破除“围墙花园”现象,最大的获益者首先是公共利益和社会利益,包括广大网民,对于整个中国互联网都是一个巨大的利好。大家都是最终的受益者,包括貌似失去短期利益的几大平台,因为它们本身就是互联网整体环境最大的受益者。

而专项整治所带来的最大冲击,就是原来依靠流量资源的“站队模式”。严重依赖巨头导流的商业模式和企业会受到短期冲击,但是,这种损失应该被视为是正常的。因为之前的流量优势,其本身就是建立在不合理的基础之上,目前只是停止不公平的竞争和不合理的导流。任何公司和商业模式的发展,都只能基于合法、合规的正常业务模式。所以,这一次针对“围墙花园”的整治,是大势所趋、民心所向,也是法律所指。最终,大家都需要在一个健康、良性的产业环境下公平竞争,才是最大的共赢结果。工信部此次的专项行动值得我们为之欢呼,中国互联网更美好的未来更值得我们每一个人期许。

我国互联网屏蔽封杀“大事”年表

2008

2008年9月5日,淘宝网开始屏蔽百度的蜘蛛爬虫,淘宝网在网站根目录下的robots.txt文件中设置相关命令,禁止百度蜘蛛爬虫获取网页信息。9月8日,淘宝网完全屏蔽百度对淘宝网的搜索服务。这项措施实行后,网民在百度上无法搜索到关于淘宝网的内容。相对于对百度采取彻底屏蔽的方式,淘宝网对搜索引擎谷歌则进行了部分屏蔽。

2010

奇虎360与腾讯之间围绕各自产品展开的“互掐”,在2010年11月3日腾讯强迫用户“二选一”达到高潮。腾讯宣布在装有360软件的电脑上停止运行QQ软件,用户必须卸载360软件才可登录QQ。为了各自的利益,从2010年到2014年,两家公司上演了一系列互联网之战,并走上了诉讼之路。

2013

2013年7月26日,微信主动出击封杀大量淘宝卖家在微信平台的营销账号。被封杀的账号均被取消包括群发在内的功能。此外,微信还向用户发出建议取消关注这类账号的通知。

阿里巴巴方面则作出回应,以安全为由封杀微信流量入口。7月31日,阿里屏蔽微信“淘宝客”类营销应用数据接口的消息传出,无数混迹于微信与淘宝边缘的“淘宝客”哀嚎一片。11月,手机淘宝正式关闭微信通道,安卓和iPhone平台的微信用户点击淘宝商品或店铺链接,均会跳转到手机淘宝的安装页面。

当时与阿里有着紧密联系的新浪微博、酷盘、虾米音乐也加入战斗,各大平台均取消了“分享到微信”的按钮,转而“分享到来往”。阿里意借此举将微信踢出生态圈。

微信迅速反击,将导向淘宝网站流量渠道全部关闭,并且提示用户该地址已被屏蔽。此外,腾讯也围绕公众账号拉拢合作伙伴,其中重头戏就是电子商务企业和线下商户,与阿里形成直接竞争。

中国互联网最大的两个流量入口自此藩墙高筑。

2014-2016

2014年春节前后,微信推出红包产品。当时,用户只需关注账号就可以向好友发送或领取红包。红包种类则分为普通等额红包、拼手气红包两种。根据腾讯公布的数据,从2014年除夕到正月初八,有超过800万用户参与抢红包活动,红包收发在除夕夜达到峰值。坊间有传,对于当时占据线上支付垄断地位的支付宝而言,2014年微信红包的胜利是“偷袭珍珠港”。

待到2015年,微信将红包搬上春节联欢晚会,并联合其他企业,通过“摇一摇”的形式抢红包。数据显示,当晚“摇一摇”互动总量达110亿次,微信发出红包总量超10亿个;截至2015年5月,微信零钱的用户数达到3亿,占微信月活跃用户数量的54.6%。

2016年春晚,支付宝接棒微信,成为春晚红包的主角。“集五福”活动成为“爆款”,并成为几年内春晚的保留项目。

在这段时间里,有大量用户发现“五福”“拼手气”等关键词会被微信屏蔽,以至于用户无法发出带有上述词语的朋友圈。可以说,在线上支付这条赛道上,两家也开始激烈的竞争。

2016年,微信发布了《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其打着所谓“进一步优化微信用户的使用体验,更好地保障微信用户合法权益”的口号,对于外部红包、H5游戏、测试等采取账号、域名、IP地址或分享接口的封禁措施。

2018-2019

2018年4月11日,腾讯正式封杀抖音、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相关分享链接在微信、QQ内无法正常播放。5月15日,微信封禁进一步升级,除短视频外,朋友圈开始屏蔽抖音个人主页图。

几天后,《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新增4条规范,包括朋友圈内不允许发布及传播具有识别、标记功能的特殊识别码、口令类信息;外部链接不得在未取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等法定证照的情况下,以任何形式传播含有视听节目的内容;外部链接禁止更改用户返回路径;外链分享将禁止使用含有用户数据隐私的浮层等。

6月1日,腾讯公司以“严重影响腾讯公司声誉”为由起诉今日头条及抖音,并单方面宣布终止一切相关合作。

2019年1月18日,微信屏蔽字节跳动域名(bytedance.com)。5月20日,微信封杀字节跳动当天上线的聊天软件飞聊,封禁提示为“网页存在安全风险,被多人投诉,为维护绿色上网环境,已停止访问”。

10月28日,《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再次升级,导致用户下载或者跳转到外部APP、部分拼团类外链内容等被禁止。

同年,抖音用户曾在一定时间内无法搜索到腾讯旗下的《王者荣耀》《刺激战场》等游戏的相关内容,疑似被官方屏蔽。

2020

2020年2月11日,据新浪微博网友反映,抖音与央视春晚合作的春节红包活动疑似遭到微信封杀,活动无法正常分享,对此,腾讯方面未作出回应。与此同时,春节期间,微信通过红包封面等方式为视频号拉新。

8月26日,抖音宣布第三方平台来源商品直播分享需要通过巨量星图平台匹配直播带货达人;从10月9日起,第三方来源的商品将不再支持进入直播间购物车;小店平台来源商品不受影响。

2021

2021年,字节跳动与腾讯持续相互封杀,围绕“盗取关系链”与“平台垄断”等矛盾陷入“拉锯战”。2月2日,抖音起诉腾讯涉嫌垄断。截至目前,用户将淘宝商品分享到微信依旧需要使用“淘口令”……

针对互联互通整改要求,相关企业对本报回应:

腾讯

“我们坚决拥护工信部的决策,在以安全为底线的前提下,分阶段分步骤地实施。”

阿里巴巴

“互联是互联网的初心,开放是数字生态的基础。阿里巴巴将按照工信部的相关要求,与其他平台一起面向未来,相向而行。”

字节跳动

“保障合法的网址链接正常访问,是互联网发展的基本要求,事关用户权益、市场秩序和行业创新发展。字节跳动将认真落实工信部决策。我们呼吁所有互联网平台一起行动起来,不找借口,明确时间表,积极落实,给用户提供安全、可靠、便利的网络空间,让用户真正享受到互联互通的便利。”

以上部分内容整理自文章《破解互联网“围墙花园”现象的现实意义》,作者,方兴东系浙江大学社会治理研究院首席专家、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方兴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