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传统种植手术相比,数字化种植手术更加安全、精准、微创、高效、舒适。同时,个性化手术设计方案借助数字化以直观、立体的形式呈现在患者面前,便于医患交流。

打开手机、动动手指,就能叫上出租;登陆软件、提交材料,一键就能办理业务;靠近设备、放上证件,刷脸就能进站乘车……融入生产生活方方面面的数字技术,为大众带来了许多充满惊喜的新体验。

30多年前,第一台义齿修复计算机辅助设计与制造系统的出现,让数字化技术在口腔医疗领域中第一次得到了应用。现如今,数字化技术正在引领口腔医疗发展的新航向。

近日,中华口腔医学会口腔修复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口腔修复科副教授刘鑫博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随着数字化技术与口腔种植科学的联系日益紧密,传统种植诊疗行为模式发生了深刻变革,已逐步从经验化、大体化、轮廓化向标准化、精准化、个性化、数字化方向迈进。锥形束CT、光数字化印模等口内扫描系统和口腔数字软件,3D打印技术,动态导航系统等,为实现口腔种植及修复手术个性化、精准化提供了技术支撑和安全保障。

依托于这些新技术,刘鑫团队在数字化口腔种植领域精耕细作,迄今已完成上百例数字化种植牙手术。与传统种植手术相比,数字化种植手术更加安全、精准、微创、高效、舒适。同时,个性化手术设计方案借助数字化以直观、立体的形式呈现在患者面前,便于医患交流。

数字赋能,牙齿种植更精准

实践经验表明,数字化种植完全符合未来发展大趋势。有了数字化种植技术的加持,医生的种植牙过程已从过去“了然于心”变成了“历历在目”。

口腔传统种植手术在没有数字化技术赋能之前,医生只能通过影像技术检查了解患者术前的骨组织和神经血管分布详情;还要对口腔局部解剖结构了如指掌,并具有很强的空间感;同时要把二维图像在脑内幻化成一个立体影像,反复在脑海中勾勒种植体植入牙槽骨的手术环节,每一步骤都需要模拟推演,如果没有长期训练及经验的积累,很难实现牙齿的精准种植。这种单纯依靠经验的传统徒手口腔“盲种”手术,被称之为“自由手”种植。

刘鑫说,在实际临床工作中,经常会遇到各种复杂病例,如连续多牙缺失、全口无牙颌、严重萎缩颌骨和特殊解剖结构等,术者“自由手”操作往往“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就需要更高的手术精度。而数字化静态导板恰恰能够提供可视化术前规划方案,医生可以按“以修复为导向”的原则将种植体设计在理想位点,提前预测治疗难度并规避手术风险,使种植过程和术后结果更具有可预期性。

刘鑫的体会是,作为全新的数字全息影像技术,“数字化设计系统+数字化导板”通过电脑端的3D可视化阅片软件,可模拟术前规划、测距、角度测量,以及血管距离、直径、体积、面积测量等操作步骤,让医生能够轻松旋转、放大每一个细节,使患者的手术过程及种植体位置一览无余,尽收医生眼底。

突破传统,医疗服务更人性化

在世界工业革命4.0的巨大浪潮下,数字化技术还极大突破了传统诊疗存在的局限。其中,数字化光印模技术的发展和口腔修复技术的进步,让患者在种植牙治疗过程中获得了更舒适的体验,彻底解除了心理负担和精神恐惧。

刘鑫解释说,每颗牙的形态各异,就像每个人的指纹一样,因此牙齿制作过程需要1∶1复刻,由义齿加工厂在复刻模型上做出假牙,而传统印模手段是把托盘与印模材料放置到患者口腔内,对咽部异物感强烈的人来说,极易产生恶心、反胃、呕吐等严重反应,有的甚至因此拒绝继续治疗。而数字化印模技术除可缩短托盘、调拌印模材料等待时间外,还能有效减少消毒印模、固化材料、灌注与运输模型等操作步骤及流程,让患者诊疗体验更简便、更舒适。

同时,传统硅橡胶、藻酸盐等印模模型除需要占据大量储存空间外,还要消耗较多替代体等耗材,部分相对复杂的种植修复模型则必须长期保存,故口腔科存储模型需要占据较大空间。而口内数字化印模仅需将相关数据储存在光盘、硬盘中即可,不仅省去大量空间,同时还有利于随机调取,避免了印模材料长期储存造成的潜在污染。并且数字化印模技术既能显示口腔内组织三维形态,又能明确彩色信息,数字化比色牙齿,可以模拟出具体修复过程,能让患者对修复方案和预期修复效果有直观了解,方便患者随时与医生沟通,表达个人诉求。

技术升级,种牙未来更可期

刘鑫强调,不管是疑难种植还是常规种植手术,精准、高效、舒适一直是口腔种植领域从业专家的梦想与追求。而数字化技术的推广应用,必然加速这种趋势,让种植手术删繁就简,更容易被群众所接受。但这“简单”背后却是严苛的标准,从术前三维影像数据的获取、计算机辅助下的种植外科手术到术后种植修复体的设计加工,每个步骤都环环相扣。同时,在数字化种植手术中,仍是术者起主导作用,需要有临床经验丰富的专科医师团队配合,结合大量的模拟训练,完善整个医疗程序,从数据采集、手术设计,直到精准的手术实施,形成整个数字化的闭环,才能真正实现精准种植。

现阶段,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口腔科医生培养周期长、成本大,加上各地医疗水平参差不齐,这给基层医院开展种植牙技术带来很大阻力。而当前人工智能技术创新发展、数字化种植形成新业态的背景下,无疑为解开上述难题铸造了一把“金钥匙”。

展望未来,刘鑫认为,人们今后不仅会通过开发更精准的配准方式及算法,进一步增强动静态导航的准确性及导航系统的灵敏性,同时还有望利用互联网传输数据,构架交互式远程咨询或远程会诊“金桥”,甚至可借助远程医疗方式指导和执行整个种植手术规划过程。在数字化种植时代,高效、舒适、快捷、安全地“栽”下满意的“新牙”已不再是梦想。(衣晓峰 李丽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