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特斯拉在 Giga Texas 德州超级工厂召开了 2021 年年度股东大会。在会上,特斯拉 CEO 埃隆・马斯克发布了有关特斯拉未来的销量目标、交付进程、工厂建设、电池生产以及 FSD 进展等重磅信息。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受到了疫情影响,本次年度股东大会与此前欣欣向荣的“特斯拉春晚”不同。今年的特斯拉股东大会情况更加复杂,即便是有着“大嘴”之称的马斯克在给特斯拉股东及消费者画饼的同时,也不得不“虚心务实”地为这些“大饼”设置了一个个前置条件,可谓是幸福与烦恼交织。

■马斯克又画大饼?

在销量及交付量方面,马斯克表示,特斯拉汽车增长最快的大型消费品之一,未来很有可能还会继续保持这一增长速度,目前供应端的挑战就在于芯片,如果芯片供应没有问题,特斯拉很有信心保持差不多每年 50% 的增长率,到 2030 年,特斯拉将实现 2000 万辆的年销量。

回顾特斯拉历年来的全球销量情况,它在 2013 年的交付量为 2650 辆,2014 年的交付量为 31655 辆,2015 年的交付量为 50658 辆,2016 年的交付量为 76295 辆,2017 年的交付量为 103181 辆,2018 年的交付量为 245240 辆,2019 年的交付量为 379247 辆,2020 年的交付量为 499550 辆。

在短短 8 年内,特斯拉就已经累计交付了 1386092 辆新车,这样的销量数据确实不得不让人感到心生敬佩。尽管如此,从长远来看,小雷并不看好马斯克给特斯拉定下的这个目标。要知道,销量越大,增长率的提升也将会变得越来越困难。

以特斯拉历年来的年交付量增长数据为例,相较于 2013 年交付的 2650 辆新车,特斯拉在 2014 年的年交付增长率高达 1094.53%。然而,在经历了第一年到第二年的销量暴涨之后,特斯拉在 2015 年的年增长率下降到了 60.01%,2016 年、2017 年的增长率也持续下降,分别降到了 50.60%、35.24%。

直到 2018 年特斯拉推出走量的 Model 3 开始,它的增长率才又有了正向的恢复,2018 年的年增长率到达了 137.94%。不过好景不长,特斯拉在 2019 年即便是有 Model Y 这样一款走量车型上市,它的年交付增长率也依然下降到了 54.47%,2020 年,它的年交付增长率更是滑落到了 31.72%。

小雷列出以上数据并不是说特斯拉的销量成绩不行。相反,它的年销量在短短 8 年的时间里翻了 188 倍,这样的销量成绩堪称奇迹。然而,在小雷看来,特斯拉想要将每年的增长率维持在 50% 左右,实现 2030 年交付 2000 万辆的目标仍然是任重而道远。

■销量连年暴涨带来的产能烦恼

特斯拉想要完成马斯克在 2021 年年度股东大会上定下的销量目标,那么就势必需要推出更多车型。而推出走量的车型则需要耗费更多的产能,产能却是目前制约特斯拉销量、交付量增长的最大问题。

众所周知,特斯拉是一家纯电动汽车企业,它的所有产品都是纯电动汽车。要知道,在过去的 2020 年里,特斯拉汽车销量仅占整个汽车行业销量的 0.7%,但是却消耗了全行业 26% 的动力电池产能。由此可见,它对动力电池产能有着非常大的依赖性。

早在 2018 年,马斯克就曾经向它当时唯一的动力电池供应商松下的产能表达了不满,他声称特斯拉内华达超级工厂的电池产能严重限制了 Model 3 的产能爬坡。为了解决动力电池产能不足的问题,特斯拉先后通过寻求更多动力电池供应商合作和以及收购、自建动力电池工厂这两种方式来提高产能。

它先是优化了松下在日本大阪的动力电池工厂以及特斯拉内华达工厂的生产线,提高了这两家工厂的动力电池产能。在解决了燃眉之急之后,特斯拉为了降低对松下动力电池产能的依赖,又选择了与全球第一、第二大动力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和 LG 化学合作,进一步缓解了它动力电池紧缺的情况。

另外,为了进一步降低成本,开发更加物美价廉的新车型,并且获得更多的动力电池产能,特斯拉未来还有可能与国内的另一家动力电池巨头比亚迪达成合作,引入比亚迪的刀片电池。

为了提升动力电池产能,特斯拉除了积极寻求外部合作之外,同时也非常热衷于通过“买买买”来解决问题。早在 2019 年 5 月份,特斯拉就已经收购了电池技术公司 Maxwell,使得原本就以电池能量密度著称的特斯拉向超高密度储能更进了一步。

同年 10 月,特斯拉又收购了加拿大的电池制造和工程公司 HIBAR Syatem,这家公司为特斯拉后来建立自研的 4680 电池产线试制线 Pilot line 提供了技术支撑。未来,特斯拉极有可能走向一条自产动力电池的发展道路。

■总结

虽然特斯拉近些年已经在竭尽全力提升动力电池产能,但是它定下的每年 50% 的交付量增长率,也将会导致其对动力电池的需求也依然远远跟不上自身的销量增长。因此,在小雷看来,动力电池的产能问题将会是直接制约特斯拉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如果特斯拉想要完成 50% 左右的增长率,并且在 2030 年达到 2000 万辆的年交付量目标,那么它未来除了要研发更多走量的新车之外,完善产品体系之外,还需要竭尽全力地开发更多的动力电池产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