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当地时间周一,电动卡车制造商尼古拉(Nikola Motors)对最近一份报告中的欺诈指控提出了异议,但承认伪造了其电动氢气卡车在路上自动行驶的视频。

不久前,兴登堡研究公司(Hindenburg Research)发布了名为“尼古拉:如何利用谎言与美国最大汽车OEM建立合作伙伴关系”的报告。这家卖空公司在报告中提出了几项指控,揭露了尼古拉及其创始人特雷弗·米尔顿(Trevor Milton)的欺骗行为,促使尼古拉目前陷入了困境,其中包括在之前的报道中得到证实的几项指控。

周一上午,尼古拉发布了对这份报告的全面回应,该公司似乎更多地是在绕过这些指控,而不是否认它们。

其中,最大的指控是尼古拉伪造了其原型卡车2018年上路的视频。兴登堡公司展示了尼古拉将卡车拖上很长低坡度山坡的证据,然后让它“滑”下去,制作了“Nikola One电动卡车在运动”的视频。在回应中,尼古拉迅速将这一指控称为“谎言”,但随后立即承认原型尚未能像视频中展示的那样工作。

尼古拉在声明中称:“卖空者歪曲了Nikola One 2017年第三方“交通未来”宣传视频,并制造了一个流行谎言:兴登堡公司试图在2017年由第三方制作的视频中将Nikola One原型车的能力歪曲为‘简单地拍摄了滚下山坡的场景’。

尼古拉在视频中从未说明其卡车是在自动驾驶推进下行驶的,尽管卡车的设计就是为了做到这一点。这辆卡车由第三方为一则广告进行展示而拍摄的,尼古拉将该公司社交媒体上的这段第三方视频描述为‘在运动’,但从未描述其‘自行推进’或‘动力总成驱动’。”

该公司声明还称:“在此期间,尼古拉的投资者们(该公司私人持股)在投资时就了解了Nikola One的技术能力。这段三年前的尼古拉原型卡车视频无关紧要,除了卖空者试图将其作为主要论点之外。

事实是,尼古拉有真正能用的、氢燃料电池驱动的电动卡车。任何旨在暗示尼古拉的卡车不能驾驶的报道都是错误的,最近尼古拉车辆驾驶的视频已经可以在网上找到。”

尼古拉辩称,通过说卡车“在运动”,而从来没有明确说它是在自己的推进下行驶,他们实际上并不是在欺骗。该公司还表示,它“最终决定不投入额外的资源”来完成这款车。相反,它将资源转移到另一款名为Nikola Two的皮卡上,该公司已经证明这款皮卡是自动推进的。

兴登堡公司报告中的另一个重大指控是,弥尔顿声称尼古拉在内部开发技术,而实际上他们在购买现成的技术。他们给出了卡车动力系统中的逆变器为例,弥尔顿在展示卡车动力系统的视频时明确声称这是内部开发的,但兴登堡公司的研究表明,这是Cascadia的逆变器,上面还有些掩蔽胶带。

以下是尼古拉对弥尔顿在逆变器上撒谎说法的回应:“卖空者声称尼古拉购买并非在内部研发的逆变器:兴登堡公司在其报告中歪曲尼古拉通过在供应商名称上贴标签来声称第三方逆变器是公司自己的技术。

尼古拉从未说过视频中显示的原型卡车上的逆变器是本公司的,或将用于生产的。尼古拉设计和制造自己的逆变器已经有相当长的时间了。

该公司在原型车中确实使用了第三方部件,其中有些部件随后可能会在生产过程中被更换为自己的部件。这是汽车制造商的普遍做法,尼古拉经常将供应商名称屏蔽在媒体和竞争对手的视线之外。每个程序都是不同的,因为它们需要不同的规范和验证。”

问题是,在兴登堡公司引用的视频中,米尔顿明确地谈到了尼古拉正在开发的技术,并提供了卡车的动力总成系统来证明。

尼古拉还表示,兴登堡公司错误描述了汽车供应商博世(Bosch)一名员工的话,博世是该公司的合作伙伴。在卖空者报告发表后,博世表示:“兴登堡报告中引用博世员工的话被断章取义。这名员工只谈到了博世自己对IAA工业展和欧盟H2Haul项目的计划。”

尼古拉和博世在Tre卡车的产品路线图上是一致的,这款卡车目前正在德国乌尔姆制造和调试,并处于试生产阶段。

兴登堡要么鲁莽地误解了汽车的生产前过程,要么故意歪曲了这一过程,以符合其叙述。卖空者的这些指控是虚假的,具有误导性,旨在操纵市场,从尼古拉股价的人为下跌中获利。

在其他情况下,尼古拉对兴登堡报告中的其他指控进行了回应:

第一,尼古拉指责卖空者歪曲了该公司在电池技术方面的历史性立场:卖空者报告声称,创始人兼执行主席米尔顿在与ZapGo公司的交易谈判破裂后,对公司的电池技术做出了虚假陈述。事实上,潜在的电池技术进步与正在进行的与领先学术机构的保密研发合作有关,而不是ZapGo。该公司对与其下一代电池技术相关的潜在突破感到兴奋。

第二,卖空者试图将前首席财务官的离职与Nikola One原型车定金公告错误地联系起来。事实上,他的离开以及随后的诉讼(他自愿驳回)与该公司宣布将退还Nikola One预订押金无关。正如尼古拉在2018年4月通过社交媒体交流的那样:“我们不是用你们的钱来经营我们的业务,我们希望每个人都知道,在我们公司的历史上,我们从未用过一分钱押金。”卖空者的任何含沙射影的报道称,这些独立的事件是相关的,表明了关于尼古拉使用定金存款的问题,这是不准确的。

第三,卖空者声称,2016年Nikola One“不是一辆真正的卡车,事实上,它是一个推动者”:Nikola One是一辆安置在尼古拉展厅里的真正卡车。推进者指的是不是设计成由自己的推进系统移动的车辆。事实上,Nikola One被设计成由自己的推进器提供动力和驱动。

以下就是事实:变速箱在安装前进行了功能测试和台架测试;电池工作正常;变频器在展示前的台架测试中运行并为电机供电;动力转向、悬挂、信息娱乐、空气盘式刹车、高压和空气系统都正常工作。

随着尼古拉转向下一代卡车,它最终决定不投入额外的资源来完成让Nikola One自行驱动的过程。尼古拉生产了Nikola One原型,这些原型是自动推进的,经常进行演示。

Nikola One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功的概念证明,公司从那次经历中学到的一切都为其下一代卡车的成功开发奠定了基础。

第四,卖空者故意低估了氢气生产能力的程度:尼古拉仍然相信,其规划中的氢气站网络以及氢气的生产和分销,将提供关键的竞争优势。

从长远来看,将推动持续的盈利能力和股东价值。尼古拉的代表在行业组织中担任领导职务,包括担任全球国际标准组织(重型)氢燃料标准制定工作组主席和汽车工程师协会燃料电池标准委员会的HD车辆燃油经济性标准。

该公司还与世界上最知名的氢气专家之一内尔·阿萨(Nel ASA)建立了合作关系。此外,尼古拉已经在其总部安装了1000公斤氢气储存和分配演示站,并订购了价值超过3000万美元的电解槽,以支持氢气站的初始部署。

第五,卖空者抨击尼古拉员工:尼古拉相信人才,卖空者报告中不公平地描述的每个员工都为公司的成功做出了重要贡献。尼古拉已经建立了一支经验丰富的领导者队伍,他们在汽车和电动汽车行业拥有丰富的专业知识。

凯文·林克(Kevin Lynk)是一位才华横溢的机械工程师,擅长计算流体力学(CFD)、有限元分析(FEA)、计算机辅助设计(CAD)和产品数据管理(PDM)。自公司成立以来,林克还在大多数尼古拉汽车的设计和开发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特拉维斯·米尔顿(Travis Milton)之前拥有并经营着自己的建筑公司,为氢气站基础设施和建筑工人做好了准备。戴尔·普劳斯(Dale Prows)在石化和铝行业的供应链和采购方面拥有30多年的经验。

第六,卖空者歪曲了SWIFT Transportation和dHybrid Systems之间2010年合同的价值:该协议是从2010年开始的,与尼古拉没有任何联系或关联。兴登堡在其报告中批评了米尔顿关于SWIFT和dHybrid之间价值约2.5亿美元合同的说法,并只引用了某些精心选择的条款,将合同价值歪曲为“只有1600万美元”。兴登堡没有包括的是合同中的条款,根据这些条款,SWIFT获得了以每辆车2万美元的价格额外购买最多11700个系统的选择权,使合同的总潜在价值达到2.5亿美元。

尼古拉股价周一报收于每股35.79美元,在驳斥兴登堡公司的指控以及尼古拉首席财务官金·布雷迪(Kim Brady)发表评论后上涨了11%。布雷迪向投资者保证,公司的计划仍在轨道上。他还再次证实了上周发表的言论,这些言论详细说明了已宣布的合作伙伴关系可能节省数十亿美元的成本,并特别指出了其与通用汽车公司的合作计划。

尼古拉表示,预计将在未来10年节省“超过40亿美元的电池和动力总成成本,以及超过10亿美元的工程和验证成本”。

布雷迪在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分析师的会议上表示:“我认为,有卖空者正在从事黑客的工作,实质上是对我们的战略合作伙伴指手画脚,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对我们的战略合作伙伴来说是一种冒犯。”

几天前,通用汽车公司表示将持有尼古拉11%的股份,并计划在2022年底之前生产尼古拉的电池驱动的电动皮卡Badger。

兴登堡指控尼古拉的创始人特雷弗·米尔顿(Trevor Milton)为了发展壮大公司和与汽车公司合作,对公司的技术做出虚假陈述。

尼古拉否认了这些说法,称这份报告是“贪婪驱动的卖空行为”。尼古拉认为,兴登堡报告是在尼古拉宣布与通用汽车公司合作后不久后进行的投机行为,希望对股价造成影响,目的是给投资者提供错误的印象,并操纵市场,以便使包括兴登堡本身在内的卖空者在财务上受益。

该公司表示,已经联系并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通报了其“对兴登堡报告的担忧”。该公司还聘请了一家律师事务所,讨论可能的法律行动。尼古拉打算全面配合SEC对这些问题的调查。(腾讯科技审校/金鹿)